廢言:

  出來跑,總是要玩...。

閒聊:

  實在是有心酸到,雖然的壞習慣不少,但至少還算是正羊君子,要喝不想喝的酒,摸不想摸的女人還真是辛苦的一件事...。

  這次比較節制了,喝了一整晚的威士忌居然還可以自己走回家,可見的等級也多少有所提昇了吧,也是運氣好,旁邊的妹也是隻菜鳥,既不會玩遊戲,也不會催酒,真是好運,不過好運能持續嗎?下一攤就要到了的說...。

  有道是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公司裡不知道是怎樣,同事前輩家裡相繼出事,以至於全台中的場,只有兩個最菜的菜蟲(還不到菜鳥的階段),每天被追殺的日子依然持續,再這樣下去還真不得了了。

shs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